当前位置: 首页 > 馆藏档案 > 援藏档案
援藏手记——4800米高原雪域的回味
编稿时间: 2020-08-03 11:15 来源: 岳阳市档案馆 
 

作者:易万,男,1982年出生。岳阳市第九批援藏队员。进藏前职务岳阳市政府研究室党组成员,副主任,现任桑日县政府副县长。

编者按:多年来,湖南一批又一批的援疆援藏工作队员响应国家号召,舍小家为大家,在边疆以责任与担当书写初心使命。为进一步展现新时代湖南援藏援疆工作新形象,红网、红星网联合推出《我的初心在边疆》专栏,通过援藏援疆工作队员手记,记录他们在支援受援地脱贫攻坚、产业发展、教育医疗、文化旅游等工作以及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中的故事和感悟,讲述大漠边关和雪域高原上的湖湘情。

进驻虫草交易点已有27天,再过两天这段4800米高原蹲点任务就结束了。上午与组员们巡山检查后,独自找了个风景惬意处,看着蓝天白云下杆直旗展的帐篷、眺望着巍峨高山上身躬腰弯的人影,此时此刻的我内心五味杂陈。

5月22日,队友们都起了早床,领队组织大伙为我收拾行囊、清点装备。厨师夫妇老黄和老湛像叮嘱即将远行的儿女一样反复啰嗦着:“保重身体,缺什么我们及时送上去。”队里最年长的汪姐笑着对我说:“今天你第一天上山工作,大姐陪你去,权当送送你。”一句句朴实无华的话,都是队友们的真挚情感、真心关怀。

从县城到虫草交易点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出发时阳光明媚,到达时大雪纷飞,仿佛穿越了四季。翻山越岭到了交易点,一下车,前一阶段带班的老蒋裹着军大衣就迎了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穿这么少”,边说边把我往房里拽。经过一番工作交接,我认识了副组长老普和其他组员,他们说今年雨季来得早,这段时间雪下得勤,群众采挖虫草难度大,组员们巡山检查也更辛苦。我没有听老普让我休息一天的建议,加了件冲锋衣就跟他们上山巡查。上山没有路,完全就是弓着身子爬,不一会儿我就掉在了队伍的最后,老普看我脸色发白、气喘吁吁,急忙拉着我冰冷的手说:“前面海拔有5000多米,要不你回去吧,我们去就可以了”。此刻我真有撤的念头,但看着组员们都在迎着风向前爬,我咬咬牙拒绝了。凭着意志我终于完成了第一次巡山检查任务,回到驻地已经过了饭点,但肚子丝毫不觉得饿。

/cms/siteResource/upload/site12/uploadfiles/202008/20200803111547931.jpg

工作队队员到虫草交易点和采挖点周边捡拾垃圾。

吃过晚饭后,我带着几名组员去交易点和采挖点周边捡垃圾,这是每天的规定动作,所到之处垃圾不多,但转下来已经天黑了。回到驻地时下起了小雨,临时搭建的小卖部和工作组住的板房还亮着灯,其余50多个帐篷只看到寥寥无几的数点微弱灯光,我好奇地问组员次仁:“老百姓怎么睡得这么早,工作组的同志们精力蛮旺盛啊!”次仁摸着他养的小狗黑逗说:“老百姓很多都是一家人来的,早睡早起好干活,工作组的同事们很多都想家睡不着”。听完次仁的话我很为刚才的问话感到后悔,组员们大多都是藏族的,平时与家人在一起,这次抽调上山要离家近两个月。回到宿舍我拨通了老婆的视频电话,结束时老婆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在山上就不要跟爸爸妈妈视频了,保护好自己,按规矩把事情干完”。我明白她的意思,不要让父母担心牵挂,把组织交代的任务完成好。

/cms/siteResource/upload/site12/uploadfiles/202008/20200803111548644.jpg

采挖虫草。

采挖虫草是藏民增收的重要渠道,比如我们驻守的两个采挖点和一个交易点,有本县采挖藏民1141名,总交易额3591万,按两个月计算,藏民平均增收3万元以上。虫草是很神奇的东西,冬天是虫、夏天成草,人工无法培育,完全是大自然的馈赠。每天清晨,采挖群众就背起简易筐袋、拿起特别的镢头小铲上山,到了草坡就趴在地上像排雷一样“扫描”,看似容易做起来难。我体验了一把,眼睛都看花了,硬是没找出一根,藏民西洛在我找过的地方一下就发现了一根。他娴熟地扒开杂草,从虫草露头的下方不到2厘米的地方铲下去,翘起了一坨细长方体的泥土,然后小心翼翼地拨掉土渣,就收获了一根黑泥包裹的虫草。这时我以为他要换地方继续找,然而他收拾好了虫草,并没有把他那把特殊工具上剩下的泥土去掉,而是照着起铲时挖出坑的地方,把带杂草的泥土原封复原进去,最后抽出小铲拍紧泥土,看上去就像没有动过一样。他对我说:“我们挖虫草要尽可能不破坏植被,你看山上这些小草小树有的要几十年才长成。”西洛的想法很简单,但道理很深刻,西藏的生态很脆弱,但带给藏民的财富是巨大的,藏民们用心保护这片财富之源,他们用知行合一诠释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作者系湖南省第九批援藏工作队队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