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馆藏档案 > 援藏档案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编稿时间: 2020-08-12 14:11 来源: 岳阳市档案馆 
 

作者:刘建民,男,岳阳市第五批援藏干部,桑日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现任岳阳市纪委常委、市监委委员,市纪委、市监委秘书长

作为一个在洞庭湖畔长大的湖乡之子,我曾触摸过水乡湖光的灵秀,也曾领略过名山大川的神奇,就是没有体验过茫茫草原的旷美。于是,蓝天白云下的如茵草原、淳朴牧民、成群牛羊、尖顶帐篷…… 就成了我魂牵梦萦的向往。援藏工作,终于让我梦想成真,如愿以偿。

西藏的阳光总是那么灿烂,蓝天上的白云似伸手可摘。去年8月中旬的一个周末,为了舒缓繁忙的工作节奏,我们几位援藏干部决定奔赴草原,放飞心情。

汽车沿着奔腾的雅鲁藏布江奔驰,歌声伴着哗哗的江水声飞扬。行进在前往桑日县功德林草原的路上,一首《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在我心头飞荡。车子穿过一条条峡谷,翻越一个个山头。正当我们被这峰回路转的山路转得不知所向时,视线里呈现出了另一个世界。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地的豁然开阔使我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渺小,小得好像自己的躯体都不复存在,只有心灵的放达和遨游。视野里晃动着的连绵起伏的山峰,此刻都变成了舒展的土坡。车子的移动和地形的变换,让人感到草原一会儿似一个浅湾、一会儿似一个大盘。金色的阳光在草面上跳跃着,像水面闪闪的亮波,又像一匹大绸缎上的反光。此时除了将大草原比作一块大地毯,再也没有更贴切的说法了。这地毯也实在太大了,除了天,就剩下一个她;除了天的蓝,就是她的绿;除了天上的云朵,就剩下地毯上的牛羊。我们像出笼的小鸟自由自在地飞翔着、高唱着、嬉闹着…… 所有的疲乏、烦恼和忧愁一下子逸散得无影无踪。

这无垠的草原是难得的干净,干净得连杂色都没有。这草本是一色的翠绿,由于地处高寒地带,到了8月说黄就是一色的黄,像是冥冥中有谁在统一发号施令。草并不深,刚可没脚脖子,但难得的平整,就如一只无形的大手用剪刀推剪过一般。黑色牛群和白色羊群缓缓移动的身影,构成了黑白相间的图案,在这黄色大地毯上飘移着。此时的草原没有一丝风,只有颜色没有声音。这简单明亮的色彩将我们繁杂的思绪净化得简单明了,这静谧安宁的草原使我们抛去了城市的喧嚣和浮躁。在这透明的天地间,我们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回归自然、反朴归真。

在草原最低处有一片刺亮的水面,随行的藏族司机解放次仁告诉我们这叫泡子。近其跟前,水极清,也像凝固了一样,连倒影的云朵也纹丝不动,看起来就像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镶嵌在一块黄绿色的大绸缎上。眼前这种异样的装饰美,就像是上帝创造的一幅天然的风景画,也便有了一种神秘美,美得让人分不清真假,分不清是在天上还是人间。

当年,26岁的王骆宾在青海湖边的草原上采风,无意间捕捉到一个美丽的倩影,那就是17岁的卓玛。卓玛用鞭子轻轻地抽了他一下,含羞拍马远去,他就痴望着天边那团火苗似的红裙,脑际闪过一个美丽的旋律——在那遥远的地方。当后人听着这首歌时,总想为它注释着一个具体的爱情故事,殊不知这里没有具体的爱,但作者将草原的万种风物万种情全体现在美人一鞭中,这一鞭也就永远定格在世界文化史上。这一天,我们在草原上也曾有缘遇到了一位手执羊鞭、骑着白马的美丽卓玛,只不过她穿的不是火苗似的红裙,而是带有条纹的藏裙;她不是娇色含羞的妙龄少女,而是热情率真的风韵少妇。宽阔的草原不仅培养了草原人热情奔放的性格,也培养了草原人容纳百川的胸怀。在她的诚挚邀请之下,我们一同走进了她的帐篷。她的丈夫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而是满脸笑容的出迎,还为我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在相互介绍中,我们才知道她丈夫原来是这个村的村主任,另外的一男一女是他们的弟弟和弟媳,孩子都在镇上的学校寄宿。更没想到的是这外表看上去比较简单的帐篷,里面却摆放着华丽齐全的藏式家具。

我们的到来让一家人忙开了,他们将家里的几块藏毯铺于帐篷外,将风干牛肉、奶渣等食品铺摆开来,请我们围坐在绣花藏毯上食用。然后又将一个个银边小碗擦了又擦,为我们每个人分别斟上了满满的酥油茶和青稞酒。这是我们第一次吃生的风干牛肉,原以为会吃不下,没想到品尝之后竟如此香脆可口。在一阵阵欢歌笑语之中,在三口一杯的浓浓情谊之中,我已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索性翻滚到草地上,仰望着蓝天,沐浴在阳光下,耳际又响起了来的路上那首《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总想看看你的笑脸, 总想听听你的声音;

总想住住你的帐篷, 总想举举你的酒樽……

我曾在远方把你眺望, 我曾在梦乡把你亲近;

我曾默默为你祈祷,我曾深深为你牵魂……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相约去诉说思念的情;

如今依偎在草原的怀抱,就让这约定凝成永恒……

凭着酒后英雄胆,我一跃上了马。不料那马不待扬鞭自奋蹄,我紧紧抓住缰绳,尽量保持身体平衡,却几欲摔了下来。卓玛边喊边教我要领,也许是自救的本能, 平生从未骑过马的我却在慌乱之中学会了驾驭。风在耳边呼呼地响,马在草地嗒嗒地跑,虽不是极速,但我感到了天高任鸟飞,地阔任驰骋的豪迈,我像一名英勇的斗士勇往直前。

扬鞭催马,我心飞翔,顺风而呼,声震天宇。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舍我其谁。 呜呼!茫茫大草原,美哉,壮哉。她让我一见钟情,也让我迷恋终身。我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那块神秘的草地。将要翻过山口时又停下来伫立良久。我心中默念:我一定会再来看你,我的草原。

(此文章发表于2007年10月《西藏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