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汨罗循环经济发展 行业大咖这样说

来源: 【字体:

12月7日,“绿色节能低碳中国行”活动走进汨罗,并同期召开2018中国(汨罗)循环经济创新发展研讨会。来自全国的200余名专家、学者、企业代表参会,探讨新时代循环经济产业创新发展机遇,提出了绿色低碳发展转型新路径、新思路。

“汨罗模式”“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高质量发展”……围绕这些关键词,专家学者们说了什么?时刻记者带您看一场循环经济领域的“头脑风暴”。

关键词:“汨罗模式”

早在清末民初,汨罗新市镇的老百姓在农闲之余便有“一根扁担、两只箩筐,走乡串户、收旧拾荒”的传统。改革开放后,汨罗资源回收利用行业逐渐走向专业化、集群化、规模化,到90年代末汨罗已成为全国三大废旧资源回收和加工利用基地之一,2003年,汨罗建立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经过十几年的不断发展,园区现已入驻再生资源规模企业80多家,每年回收加工各类再生资源200万吨以上,相当于每年为国家新建一座不需要开采的原生矿山。

但再生资源产业有“二次污染”的特性,同时再生资源行业是一个微利行业、弱势产业,受市场波动影响大,尤其对国家税收政策调整极为敏感。如何在新时代下抓住循环经济产业创新发展机遇,实现绿色低碳发展,成为一个大课题。

“我认为,汨罗在规模化、集聚化、规范化的基础上,要进入产品化、高质化的新阶段,并牢牢抓住城市矿产。将武汉、长沙都市圈的矿产资源吸纳到汨罗这里来生产。”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说。

“国家现在推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生产者应承担的责任,不仅在产品的生产过程中,还要延伸到废弃后的回收和处置。”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博导李国庆详细解读了目前国内废弃家电拆解现状,建议汨罗的废旧电器拆解企业与大的家电企业合作,实现技术上和产业规模的大幅度提升。

“汨罗循环经济产业这十多年来经历了大的蜕变,但作为一个标杆还需要提质,实现产业链的延伸。”见证汨罗循环经济发展的高级工程师沈华认为,汨罗应该拿出自己的模式,建立标准,实现垃圾处理方面的创新。

“中南大学是国内有色金属方面的最强学府,汨罗应当充分利用其他园区不具备的资源优势,联合最强高校,吸引龙头企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副秘书长刘巍说。

“建议与国内外高校合作,搭建平台,实现产学研结合,并对企业遇到的实际问题进行攻关”……研讨中,不少学者就如何打造“汨罗模式”提出意见、建议。

关键词:城市矿产的挖掘

“工业文明时代的生活方式是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而如今我们应该转向生态文明,合理生产、消费节约、循环利用。将旧的东西报废以后变成新的产品,实现资源为人类持续服务。”在论坛上,杜欢政提出,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逐步推行的当下,再生资源企业将迎来新的机遇,建议汨罗牢牢抓住周围的城市矿产。

“目前,我们的垃圾分类都是从小区居民分类开始,再从混收混运终结。”杜欢政提出了“三全、四流、五制”破解垃圾围城困境。以“三全”为要,实施城市生活垃圾“全过程、全品种、全主体”的“三全”系统解决方案;同时,以“四流”为首,保证物质流合理,价值流增值,环境流无害,信息流透明;以特许经营权、减量补贴、绿色采购、监督审计、生产者责任延伸“五制”保障“三全四流”。


站在世界看汨罗,美国外包协会高级顾问王长祥则分享了纽约州废旧物品回收、日本报废汽车回收利用的故事。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理论研究室主任龚辉文认为,循环经济下的征税标准不应一刀切,应实现对无污染、低耗能的生产和消费环节征收较低的税款,对污染严重、高耗能的生产和消费环节征收较高的税款;创新财政资金支持方式,可以通过PPP和第三方服务方式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循环经济。

“现在很多地方对于循环经济发展的理念是有偏驳的,谈废色变。谈到高质量发展,就把循环经济发展撇到一边去了。我认为循环经济与高质量发展不矛盾,绿色发展也是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很好路径。”广东金发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宁红涛表示,汨罗循环经济创新发展定位准,再生资源塑料行业发展空间广阔。金发科技作为国内改性塑料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希望与汨罗加强交流互动,促进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