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让范仲淹的鲜活形象再现

来源:岳阳日报2014-01-08 09:05
浏览量:1|| | ||

入夜,正是人们结束一天工作在家中休息的时候,市卫生局退休干部季铁铮却展开了书桌上成堆的史料,开始长篇历史小说创作。此时此刻,是他一天之中又一个兴奋点的开端。白天,他在长沙一家中医药杂志从事繁忙的编辑工作,下班后回到租住的房间,匆匆吃过晚饭,便沉浸到浩瀚的史海之中,一写就忘了时间,常常到凌晨。因为创作时的激情久久不能平静,必须服下安眠药,才能入睡,第二天又得早起,投入紧张的工作……从市卫生局退线退休以来,这样的生活方式持续了9年。9年的业余时间,他基本放弃了与家人团聚尽享天伦的机会,写就了32万字的学术著作《范仲淹》、38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吾谁与归》(范仲淹与滕子京的生死情)。

“天安门前岳阳楼”激发研究与创作热情

一位医卫领域的行政干部,为什么对范仲淹和滕子京有如此浓厚的兴趣?这还得从10年前说起。

2003年国庆节期间,季铁铮随有关领导到北京联系岳阳创建国家卫生城市之事。事毕,来到披上节日盛装的天安门广场,他们看到广场东侧摆放了一个岳阳楼景观的大模型。岳阳人在北京天安门见到岳阳楼兴奋不已,他围着模型走了几圈。10月2日,又获得消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特意来到岳阳,登上了岳阳楼。几天时间,天安门前置景岳阳楼,总书记亲临岳阳楼,他琢磨着:这绝非偶然,应该有着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时代寓意——那就是范仲淹理想和践行的人民观念、忧乐情怀与做官做人的价值取向,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种旋律;岳阳楼记宣扬的先忧后乐、亲政为民的思想,成为了我们党执政的一种理念。“我要写篇文章好好抒发一下感情!”他怀着自豪和激动的心情跟一旁的领导如是说。

回到岳阳,他真的写了一篇一千多字的散文《天安门前岳阳楼》投到《岳阳晚报》,这篇文章对范仲淹先忧后乐的精神作了具有时代意义的阐述。文章刊发后,不少朋友给他来电祝贺,还有一位朋友悄悄相告,他的文章贴在《岳阳晚报》评报栏,记者、编辑在文章一旁给予了肯定,不过有一句评语却说:“可惜短了点!”听到这个消息,季铁铮思考了好几天:文章短了,说明意犹未尽,事情没有说透。正是这句评语,激起了他对岳阳楼的更大热情和更多思考,他要写“大部头”,展示范仲淹,展示滕子京,展示岳阳楼,要让范仲淹这位给岳阳楼浇铸了灵魂历史伟人,真实地鲜活地再现到我们这个时代。

不甘寂寞,他一头扎进范仲淹那个年代

写历史人物,必须要掌握大量的史实材料,在开始筹备的时候,季铁铮却遇到了难题:在岳阳能找到的资料都是些三五百字的简介和散文,还没有看到整体性介绍范仲淹的专辑。于是,他跑图书馆、书店,上互联网,只要是与范仲淹有关的资料,一丝一缕都不放过。经过一番苦苦寻找,他联系到了范仲淹的后裔和研究范仲淹的专家;从四川大学找来了上百万字的《范仲淹文集》;在北京一口气买回了《宋史》等百册有关书籍……回到家中,他把这些书一本一本看,一段一段研究,积累了较为翔实的材料。2004年,在准备动笔写《范仲淹》的时候,他从市卫生局领导岗位退居二线,同时,被返聘到《中医药导报》杂志担任副主编。为了获得清净的环境,他独自一人租住在长沙,白天,从事忙碌的编辑工作,晚上,又一头钻进范仲淹那个时代和他的生活之中。

2005年9月,32万字的学术著作《范仲淹》竣稿,2006年9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一年,他被接收为“中国范仲淹研究学会”理事、河南省与山东省“范仲淹研究会”特邀理事、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着对范仲淹研究的深入,他掌握了较多滕子京和范仲淹关系的历史资料,因此又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根据范滕俩人的友谊写一部长篇小说?用这部小说反映出他们在地方,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爱民亲民,鞠躬尽瘁,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在朝廷,刚直不阿,抨击邪恶,伸张正义,呐喊清明,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在战场,出生入死,身先士卒,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迎来江山社稷的和平安宁。还要写他俩,亦师亦友,同志同心,栉风沐雨,患难与共的生死之情。小说的名称就用《岳阳楼记》的最后一句话:《吾谁与归》。

要让更多人了解岳阳精神

因为加入了新人物滕子京,于是,他又在更加罕有的文献资料中搜索积累,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2012年9月小说杀青,他将稿件投到了作家出版社,年底他在北大“范仲淹国际学术研究会”上获悉,近年考古学家在范仲淹墓地发掘的一块墓碑上发现,范仲淹的第二夫人姓张,而不是史书上记载的姓曹。是畏难不改小说,以错就错,仍用原稿;还是尊重史实,再吃苦头,认真修改,把曹氏改为张氏。改,有牵一发动全身之难,为此,他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他以坚守历史真实的治学态度与严谨求实的写作风格,将原稿从作家出版社要回,在重新考证范仲淹夫人张氏出生地,人生经历的基础上展开故事情节,进行了为期半年的修改。直到2013年10月,历时7年,长篇历史小说《吾谁与归》终于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说来也巧,就是在那次北大学术会议上,几位史学家对网络上有人说——滕子京是贪官,范仲淹庇护滕子京的说法进行了反驳与批评,对范仲淹和滕子京为民为国与邪恶斗争的事迹进行了褒奖与赞扬。会场上的季铁铮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没等主持人介绍,走上主席台兴奋地说,自己创作的小说情节与专家们的观点完全一致,感谢专家对滕子京和范仲淹的正面肯定,让自己的作品有了史学界的技术支撑。作为一个岳阳人,他自豪地告诉大家,范仲淹和滕子京恤民为民、先忧后乐的思想和行为,经过历史的积淀与时代的打造,已经成为血肉丰满的岳阳精神、民族精神,他要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种精神,发扬这种精神。

本报记者 谭 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