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那段惊涛拍岸的日子

来源:岳阳日报2013-09-04 09:09
浏览量:1|| | ||




本报记者 刘敏文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登上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岳阳楼,可纵览“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壮观景象。然而1998年夏天,这里见到的却是“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惨象。长江大堤、洞庭湖区,岳阳百万干群众志成城,3万部队官兵不畏艰险,与洪魔展开了84天的殊死搏斗!上演了一个个保卫大堤的感人故事。

8月10日,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湖南岳阳城陵矶畔垂柳依依,长江波光粼粼,渔帆点点。那阅尽沧桑的水位牌显示30.2米的安全水位。而15年前那场未见硝烟的保卫战却恍若眼前。

1998年8月20日,当长江第6次洪峰杀入洞庭湖时,岳阳楼位置最低的第5平台迅即被淹没在洪水中。而入夏以来,长江一连出现8次洪峰,其中6次打破历史最高水位记录。洪峰与洪峰叠加,长江洪水与湘资沅澧四水相遇,上压下顶,洞庭湖水位一路飚升,高危水位持续2个月不退,超过1954年最高水位长达45天,超1996年历史最高水位35.31米长达29天。

消失的“中华第一子堤”

在1998年的长江大洪水中,华容县洪山头的“天字一号”河段因垒了最高2米的子堤以拦挡洪水,居长江子堤之首,被称为“中华第一子堤”。现在,记者重访洪山头,子堤早已不见踪影。“天字一号”河段全长11公里,是洪山头堤防的一部分,由于长江在洪山头处转弯,所以水流湍急,加之原来的土堤堤身薄、基础差,长江一发生洪水,洪山头堤防就十分危急。如今的洪山头,又高又宽的大堤显得如此坚固,长江水在这里乖乖地掉头东行,让人很难想像1998年的情景。

记者在现场看到,现在的“天字一号”河段堤防外侧有水泥护坡,整个宽度比原来宽出4至6米。1998年以后,中央和地方加大了对长江干堤的投入,仅在“天字一号”河段就投入了上亿元资金,现在的堤防高度达到39.6米,大堤全部灌浆,迁移了原来在大堤上住的600多住户。

当年参与抗洪的红烈村车章程老人对记者说:“1998年的险情太紧张了,天一下雨,洪峰还没到,我们就急急忙忙往堤上跑,垒土石、装沙袋;如今的大堤修得像‘山’一样,我们心里有底,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据悉,1998年的洪水中,当地政府组织了2个乡镇的村民和解放军共1.2万人死守堤防,当时出现大的管涌、滑坡等险情200多处;2003年长江洪山头段最高水位也达到了36.45米,但堤防上只安排了1000余人巡逻查险,没有出现险情。

“湖南第一险”团洲垸

1998年7月19日,肆虐的洪水吞噬了整个团洲乡。时任岳阳市委书记张昌平坐镇团洲指挥抢险,在前线召开的一次营连干部会上,他掷地有声地说:“从现在起,我不走,谁也不准走。城陵矶水位不退出35米,我不离开团洲。”

死守团洲并非一项轻松的任务。团洲垸21公里长堤70%是沙基堤,全乡7处闸口有4处是省里挂号的险闸,15公里湖堤迎风挡浪,如遇6级大风,就有不测之险。

8月19日,超高位水位再一次威逼团洲。当天,团洲3000多军民挥汗如雨,加固、整修子堤和防浪堤坡。与此同时,他们水陆兼顾查险处险,63条小船在7600米长的水面附近不分昼夜地巡查。当天夜里,一处20多米长的裂缝滑坡被他们及时发现,军民联手奋战2个多小时,终于化险为夷。

经过两个多月的高水位浸泡,团洲大堤已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尽管这段大堤单薄、瘦弱、含沙量大,但是,在镇守团洲的军民顽强守护下,大堤依然傲对洪水,巍然挺立,迎来了抗洪斗争的最后胜利。

15年过去了,曾经不堪一击的“湖南第一险”,已经完成了脱胎换骨的转变。1998年大灾之后,全乡加大了堤防建设的力度,在华容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插旗、南山、胜峰、景港等9个乡镇6800多基干民兵加修了团南电排至二仓库8.3里一线防治大堤,完成536米堵口复堤,18.5公里防汛大堤加修,四处内排维修和团北外扬机埠增容扩改,整治和重建涵闸4处,沿堤安全台11处和一线防洪大堤修筑,6.7公里湖堤标准护坡,垸内水险设施的修复等等。

“麻烦垸”的故事

1998年7月25日上午,岳阳县麻塘垸大堤出现险情,这条护卫京广铁路畅通的重点大堤,因屡屡出险而被人戏称为“麻烦垸”。

当时在南闸地段,由于在危险水位浸泡了27天,在一段不足100米的堤段内,直径0.1米左右的3股水流,并排从大堤腰部喷射而出,其他多处大大小小的管涌接踵而至,形成了一组管涌群,极有大堤崩塌的危险。500多名抢险突击队员和300多名武警官兵迅速集结,开始一场装砂袋、背砂包、沉砂包、垒砂包的战斗。4个多小时过后,数千方砂石包扔进水下,可管涌依然如故。抢险军民毅然跳进滚滚的江水中,在水里垒起砂包,抢筑“抱围”。到凌晨1点,“抱围”终于合龙。

7月27日麻塘垸又出现一道长达70米的裂缝滑坡。500多名官兵和200多名干部群众全力以赴,在雷鸣电闪、倾盆大雨中,他们抢筑抱围,于28日凌晨,抱围终于合龙,险情得以控制。

洪水过后,大堤保住了,但汛后麻塘垸已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1998年和1999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分二批共投入2950万元对麻塘大堤进行了除险加固,对所有穿堤建筑物进行拆除重建,大堤的抗洪能力得到了较大提高。2008年,我市又通过争取,将麻塘垸列入了国家重点垸加固行列。“麻烦垸”的故事,从此只留在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