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中的岳阳籍女学员(上)

来源:岳阳日报2013-08-30 08:21
浏览量:1|| | ||
编者按:上世纪80、90年代,下文作者邓建龙在从事中共党史与民国史研究时,收集到一批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女生队资料,发现在200多女学员中,有9名岳阳籍女学员。她们是平江县的胡筠、邱继文、吴妙章,岳阳楼区的陶桓馥、彭援华、肖凤仪、肖凤文,湘阴(汨罗)籍的黄静汶,临湘籍的郑泳华,以及后来成为岳阳(汨罗)媳妇的四川人李淑宁(即赵一曼)。邓建龙采访到了其中陶桓馥、彭援华、黄静汶、郑泳华四位,文章将分上、下两篇,分别讲述四人的军校生活经历与毕业后的际遇。
报考军校
    1926年9月,北伐军攻占武汉三镇,国民政府由广州迁都武汉。根据当时革命形势的发展,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共同决定成立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招收第五期入伍生。因北伐军进展神速,部队发展较快,缺少大批军事、政治干部,尤其是妇女干部更少。两党决定在军校中开办一个女生队,招收一批女生,让她们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毕业后与男生一样担任国民革命军军官。
    11月初,军校招收女生的启事在报上公布后,立即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各地男女青年踊跃报考。湖南省原计划招100人,但招考者多达两三千,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初试300人,到武汉后复试取录61人。当时,为方便全国各地女青年报考,军校特在武汉、南昌、长沙、上海、重庆设了五个招生点。因岳阳靠近武汉,因此,9名岳阳籍女青年除黄静汶、郑泳华在长沙报考外,其余7人均是直接赴武汉报考。
    当时,报考军校的女青年大致分为三种人:一是早已参加革命,并加入共产党与共青团的妇女运动积极分子;二是还未从学校毕业,但为大革命洪流所吸引,欲投身革命的女青年;三是不满封建家庭的包办婚姻,愤而出走报考军校的女青年。岳阳籍的9名女青年中,彭援华1926年3月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其时还是岳阳县妇女联合会主席;黄静汶1925年即加入共青团,其时也是湘阴县妇女联合会主席。肖凤仪是彭援华在北京女师大同学,受彭援华影响,与妹妹肖凤文也报考了军校;平江的邱继文、吴妙章,临湘的郑泳华则是受大革命洪流影响,向往革命而报考军校;陶桓馥与胡筠,一方面是受大革命影响,同时也是不满家庭的包办婚姻,而冲破这封建的牢笼,前来报考军校。
    黄静汶说:“这年11月的一个上午,我拿起湖南《大公报》阅读的时候,上面登载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招生启事,立即吸引了我。我多么想报考军校啊!‘假如招收女生就好了’。真是事从人愿,把招生启事读下去,果然有‘招收女生’几个字。这几个字在我眼前放光,我兴奋极了。那时我虽然才15岁,但党、团组织的教育和社会工作的锻炼,我已有了一颗革命的心,想离开家庭,报考军校,学习争取民族解放和妇女解放的本领。”
    陶桓馥说:“这年10月,听说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招收女学生,我就跑到湖北武昌投考,被正式录取,从此我就参加了革命。”
    彭援华说:“中共岳阳县委批准我到武昌投考武汉中央军校女生队,被录取。”
    郑泳华说:“我原在长沙女师就学。这时,我听到武汉有军校招收女生,便与同学顾载云、文智民、刘曼君、李兆祥等结伴赶赴武昌,投考军校。”
    邱继文的弟弟邱维达说:“1924年,我离开学校赴广东投考黄埔军校。继文姐闻讯,欣喜万分,在我临行时对我说:‘如有机会,我一定也要参加革命队伍。’1926年,我随军到武汉,并参加成立中央军校的工作,邱继文得悉,迅速赶来投考,被录取入女生队。姐弟同伍,分外高兴。”
    胡筠认为,中国要独立,就要奋起革命,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军阀统治。推翻反动统治者必须要用枪杆子,要有专门的军事知识。当她听说军校招收女生时,欢欣鼓舞,前去报考,被录取。
军校生活
    入校后,第一件事就是换军装。女生们来自全国各地各阶层,穿着各不相同,大家纷纷脱下旗袍、短袄和裙子,喜笑颜开地穿上了军装。个个头戴军帽,腰束皮带,脚穿黑色球鞋,打上绑腿,和男同学一样整齐威武。同时,按军校要求,统一剪辫子,留齐耳短发。黄静汶说:“大家把换下来的女学生制服、围巾啦、裙子啦,通通捆起来,嘻嘻哈哈地送进储藏室,叫着嚷着和旧生活告别。”
    穿上军装后,生活就完全改变了。以前住普通学校可以自由自在地睡到敲起床钟,现在天蒙蒙亮就吹响了起床号;以前吃饭可以细嚼慢咽,现在就得“狼吞虎咽”;以前做一些事可以慢条斯理,现在就得雷厉风行。在军校,起床、吃饭、上操、上课、就寝都要集体行动。
    军校吃饭六人一桌,规定吃一顿饭10分钟,由教官发令,一齐举筷,一齐放筷。彭援华说:“我因为有胃病,每顿两小碗,要细嚼慢咽,否则就胃疼。头两天就是吃不饱,一天操练下来,真是饿得发慌。过了几天后,端起饭碗就大口大口狼吞虎咽,也顾不得胃疼,逐渐地胃也不疼了,军事操练把胃病治好了。”
    军校十分重视学生的政治教育,政治课有社会进化史、世界妇女运动史、《共产主义ABC》等等。同时,还请国共两党许多著名的领导人与政治家来校上课,如陈独秀、周恩来、毛泽东、郭沫若等。学员们都具有一定文化水平,且一心向往革命,这样的政治课使她们精神思想都得到了新的洗礼与升华。
    军事课主要是射击、刺杀、投弹,及持枪匍匐前进。那个时代的女孩子体质一般较为娇弱,且身体瘦小,要全副武装并携带七八斤重的步枪,在滚烫或泥泞的地上作几十公尺的爬行是很艰苦的。陶桓馥、彭援华、黄静汶身高都只有150多公分,郑泳华身高160多公分,邱继文是整个女生队中个子最高的,按高矮次序排,她不是排队首就是排队尾。陶桓馥说:“学校给女生队发了枪,我个子虽矮,但由于是一班的班长,排队时,在全队打头阵,所以在授枪时,我第一个领到了长枪。这枪是汉阳兵工厂造的,非常笨重。枪虽然很沉,而且比我还高,但想到从今以后,我可以效命疆场,进行革命,内心就振奋不已。”于是,女生们自始至终,认真操练,终于与男生们一样,完成了这些训练科目。
入党转党
    女生队学员来自全国各地,政治信仰也各不相同,约有三分之一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三分之一是国民党左派及右派“孙文主义学会”成员;还有三分之一是无党无派的群众。因信仰问题和出身问题,学员间思想斗争同样激烈,表现出不同的立场和态度,一些右派学生攻击共产党与共产主义。有天晚上,一位孙文主义学会的女同学大发议论,标榜自己是孙中山先生的信徒,主张三民主义救中国,说自己不左不右,赞成既不要帝国主义,也不要共产主义。李淑宁当即反驳她:“共产主义是要给劳苦民众工作、吃饭的,这和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是一致的,你攻击共产党,就是在攻击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陶桓馥说:“我们的革命是为了中华民族,为了广大劳苦民众。”
    进入军校后,已是党员的彭援华被选为军校的共产党支部特别委员。为在进步女学员中发展党员,彭援华经常找培养对象谈话。当时,陶桓馥还不是共产党员,彭援华知道自己的表姐是个积极向上的女青年,便介绍她入党。陶桓馥欣然同意,并写了入党申请书。1927年4月的一天,彭援华告诉陶桓馥,原准备开个大会通过她加入中国共产党,但因形势的关系,不能那样做了。你的入党申请书早已批准,从今以后你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了。陶桓馥说:“我听了非常激动,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一个天气晴朗的中午,胡毓秀同学通知黄静汶,中国共产党女生队支部已将你编在第一区队第三分队党小组。黄静汶以为她弄错了,惊异地望着她说:“我只是共青团员呀!”胡毓秀说:“对,你是共青团员,上级党委决定凡进入这个军事政治学校的学员是共青团员的一律转党。从此你就是共产党员了。”黄静汶激动地表示,一定要努力学习,积极工作,向优秀党员学习,做个好党员,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同样由共青团员转为党员的还有平江的胡筠。此外,岳阳楼区的肖凤仪、肖凤文两姐妹,也在军校加入了共产党。

责任编辑:邓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