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南昌起义的岳阳人

来源:岳阳日报2013-07-31 08:51
浏览量:1|| | ||


邓建龙

1927年4月12日与7月15日,蒋介石与汪精卫先后背叛革命,疯狂屠杀与镇压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为反抗国民党新军阀的屠杀,中国共产党于当年8月1日在江西南昌举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当时,一批岳阳籍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也参加了起义,因无详细资料统计,目前无法知道具体人数。笔者从事党史研究数十年,几番查阅资料,已知姓名的有9人,他们是平江县的方维夏、吴溉之,华容县的蔡协民、黄祖轲,岳阳县的彭遨,岳阳楼区的彭援华、彭略林、肖凤仪、罗致夫,其中彭援华、肖凤仪为参加南昌起义的黄埔军校女学员。

黄埔女生彭援华

彭援华又名彭文,家居岳阳城区颜家巷(今3517工厂内)。其父彭承念系同盟会员,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旧民主主义革命,上世纪20年代初,曾开办进步书店,传播进步思想。读书期间,彭援华曾在岳阳贞信女校与长沙稻田女子师范学校多次参加学潮。1925年秋,她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三·一八”惨案后,她在女师大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6月,她回家探望父亲。8月,北伐军攻占岳阳,因路费难筹,遂不再返校,乃投身国民革命,任岳阳县妇女联合会主席。1926年11月,获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招收女生,经中共岳阳地委书记刘士奇出具介绍信,与表姐陶桓馥及肖凤仪、肖凤文两姐妹赶赴武汉,考入该校女生队,并当选为军校特别党支部委员。

1927年7月初,武汉国民政府汪精卫阴谋叛变革命,国共合作即将破裂。党组织为保存实力,决定将已暴露身份的共产党员一部分调往外地工作,一部分去苏联学习,一部分去叶挺与贺龙率领的国民革命军中工作。军校女生队指导彭漪兰通知彭援华,党中央决定她们两人去苏联学习,第二天就走。因当时武汉至上海暂不通航,先到九江,再从九江转轮去上海。船到九江后,二人突然发现许多军校领导与女生队学员正准备去南昌,出于革命热情,二人毅然放弃去苏联的机会,随部队到达南昌。到南昌后,二人被分配到周恩来为领导的前敌委员会,参加起义前的准备工作,写标语口号,担任通讯联络等。

南昌起义后,部队按原计划退出南昌,进军广东,到广东建立革命根据地,而后再举行北伐。8月19日,前委将分散在各部队的女生队学员30多人集中成立伤兵救护队,指定彭援华任支部书记。以后历次战斗中,彭援华率救护队上阵地进行救护,登记伤员姓名和所在连队的职务,尽心竭力地进行救护,想方设法减轻伤员的痛苦。

南下部队在广东潮州遭敌人围攻,部队被打散,彭援华随部队跑到韩江边,上了一条船。她意外地发现持枪的战士中,有一位竟是自己的堂兄彭略村,他是11军24师教导队的战士。第二天,他们与从三河坝赶来支援的朱德率领的25师会合。

此后,朱德率部退出广东,经江西转入湘南,一路遭敌围追堵截,只好晓宿夜行。彭援华是个近视眼,每听到要夜行军时,便找一根竹竿探路,上山下山都靠它,从没掉过队。

部队到达江西信丰县信田村休息时,朱德将彭援华找去谈话:“援华同志,部队准备上山,要整顿队伍,动员徒手的同志离队,但大家都不愿离队,你是救护队支部书记,你带这个头好吗?”彭援华也不愿离队。朱德又说:“这里靠近赣江,交通方便,以后就要越走越不方便了。”他教导说:“哪里都有党的组织,哪里都是可以革命的!”听了这话后,彭援华便带头报名离队,最后共4男4女8人离队,每人发路费20块,并由朱德亲自出具介绍信,将大家介绍给中共吉安县委。8人中,有一个女学员即是彭援华的岳阳老乡、同学肖凤仪。8人化装后,沿着赣江下水走了不久,找到中共吉安县委,由县委给赣北特委写了介绍信,并雇了一条大船送他们到九江。

到九江后,天已黄昏,8人按地址去找赣北特委。找到目的地时,忽听有人在后面低声叫她:“彭援华、彭援华”。她心里一惊,待慢慢侧过身子时,看见一个把鸭舌帽压到眉毛下的人,迎面微笑着走来,原来此人正是她们要找的原中共岳阳地委书记、时任赣北特委书记刘士奇。刘士奇安排她们在机关住下。第二天,其他6位同志先后介绍走了。彭援华和肖凤仪留在特委工作,彭援华任特委秘书。1个月后,彭援华要求回武汉坚持斗争,刘士奇便将她和肖凤仪介绍到武汉。从此,彭援华便结束了她在南昌起义中的一段斗争生涯,开始了新的革命征程。

智勇双全蔡协民

蔡协民,华容县人。1926年6月的某天,身在武汉的毛泽东派张子清前往华容,言及湖南自“马日事变”后,革命形势急转直下,要他速去武汉。他与何坤(何长工)等5人星夜赶往武汉。经与毛泽东长谈后,何长工等去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蔡协民去第二方面军司令部工作。不久,蔡协民应叶挺要求,去叶挺独立团改编的国民革命军25师73团任连指导员。7月下旬,部队移防九江马回岭。

8月1日凌晨,驻南昌的叶挺第24师与贺龙的第20军举行起义,成功地控制了南昌城。前委派许继慎带一列火车开往九江,接回由叶挺独立团扩编的25师,加入起义队伍。24师师长李汉魂是二方面军司令张发奎的心腹,下属3个团,除73团是原独立团部队外,74、75两个团团长和各连连长都不是共产党员,这两个团能不能“拉出来”希望不大。正在此时,蔡协民来到团部,了解情况后自告奋勇地说:“74团参谋长王尔琢(石门县人)是我们湖南老乡,我们熟悉,75团也有几个同乡和好友,我去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拉出一两个连来。”

团长周士第与前委委员聂荣臻高兴地说:“好啊!老蔡,在此关键时刻,如能多拉出一两个连就是一大功劳啊!”

8月1日下午,得到通知的各部队以“打野外”为名,将部队拉出驻地,以行军序列向南昌开进。行军途中,75团一个连首先赶到。接着,75团三个营全部和王尔琢率领的74团重机枪连与侦察连也陆续赶来,与大部队会合,蔡协民出色地完成了前委领导交给的任务。

8月2日清晨,25师的73、75团与74团两个连共三千多人顺利进入南昌城。暴动总指挥部领导人周恩来、贺龙和叶挺等人赶来迎接,聂荣臻将部队如何拉出来的情况向大家作了报告,并表扬了蔡协民在紧要关头所起的作用。周恩来紧紧地握着蔡协民的手说:“蔡协民同志,感谢你为这次起义立了一功!”贺龙也拍着他的肩膀说:“老乡,我早就听说了你这湘北农民王的大名。这次暴动,还没进城你就立了功,今天晚上我为你们接风洗尘。”周恩来又兴奋地对大家说:“这次你们的行动很成功,说实在的,我原来没估计到会这样顺利,你们把25师的大部分主力都拉出来了。不响枪不费子弹就挖来了张发奎的这么多精锐部队,这是特大的功劳。”

此后,蔡协民随起义部队一路转战至广东。南昌起义部队失败后,他又在朱德领导下,与陈毅、王尔琢等加紧整顿部队,对干部战士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与改造。此后,随部参加了湘南起义,出任工农革命军政治部主任。后来,湘南起义部队开赴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开始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4年4月16日,蔡协民在赴瑞金途中因交通员叛变被俘,7月就义于福建漳州。

九位岳阳籍共产党员,除彭援华与蔡协民外,其他人均无参加南昌起义事迹的详细资料,其中吴溉之南昌起义后坚持斗争,建国后担任党政重要领导人;方维夏、蔡协民、彭遨、黄祖珂、罗致夫等5人则在南昌起义以后的革命斗争中英勇牺牲;彭略村与肖凤仪因缺乏史实资料,生卒年月无从考证。

九位共产党员的姓名将永载岳阳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