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关注留守儿童作家作品入选香港课本

来源:岳阳文明网2013-04-17 08:53
浏览量:1|| | ||

儿童文学入选多种选本

初见阮梅,是在杨柳摇曳的三月。穿着一套带有复古民族风味的套装,带着江南女子的婉约,阮梅出现在记者的面前。记者丝毫没有料到,那个利用4年时间,走访农村,接触留守儿童,进入地震灾区的勇敢女作家,是这样一个儒雅的女性。“我曾经当过农民、乡镇秘书、妇联主席、报社副社长等职务,这些接触社会底层的职位,给我的写作提供了些素材。”阮梅说,在自己的生命中,没有什么东西比文字更让自己热爱。在阮梅的写作生涯中,她首先将笔伸向了散文、儿童文学领域。

“如果我是一棵树/我的理想是成为一柄/有魔法的小木梳/当春天花儿醒来的时候/我要让妈妈的根根白发/重现油油的黑亮/如果我是一朵花/我就开成一朵羞羞的白菊罢/在夏天最炎热的季节/畅游在妈妈的水杯/让丝丝清凉滋润妈妈的五脏六腑/如果我是一片布/我就成为一块是蓝色/一块是红色的布/当秋雨来临/蓝色的做成伞的模样/在妈妈的头顶飞翔/红色的成为衣裳/穿在妈妈的身上/如果我只能是一个小小的线团呢/我就串连成妈妈的手套罢/在最寒冷的冬季/让妈妈劳碌了一年的手指/像十个小宝宝躲在里面暖暖的睡觉/”

就是这首名叫《献给母亲的四季歌》的儿童诗,不仅收入了香港小学三年级上册的《学好中国语文系列·同步阅读文集》,还编入了《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名家原创精品典藏·中国纯美儿童文学读本》彩绘版、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小学生朗诵诗歌》选本等9个选本。

记者了解到,近十年来,阮梅在创作纪实文学、随笔的同时,也写一些儿童励志诗歌、散文。其中她写的诗歌《母亲的眼神》《你是花神最勇敢的种子》入选了“冰心奖获奖作家佳作精选·诗歌卷”《我寄给你一粒种子》;散文《船没了,走着去》《勇气》入选《励志故事·影响孩子一生的阅读》;入选中国青少年分级阅读书系(初七八九年级)中国当代哲理散文《带着理想上路》;诗歌《你是花神最勇敢的种子》入选11月出版的中国儿童文学十年选本《〈儿童文学〉领军佳作散文诗歌卷》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在亢奋中成长》入选《中考指南针·名校高考状元题》。另外,还有一些作品入选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儿童文学精选本》。

在洞庭湖畔,有这样一位女作家,为了研究农村留守儿童这一课题,她用4年的业余时间,踏遍了四川、湖南、湖北、河南、安徽等多个省份的农村,发放问卷表3万多份,召开座谈会400多次,走访教师2000名,接触儿童3000多人,公职人员400多位,代管家长、专家300多人次,出版了《世纪之痛》和《汶川记忆》,被媒体称为“中国关注农村留守孩子报告文学作家第一人”。她,就是岳阳作家阮梅。

日前,又从香港传来消息,她的儿童文学作品入选香港小学三年级课本。

关注留守儿童:悯人痛之疼

2003年,阮梅在同一所中学听到了两个不好的消息:一个是父母外出打工的男孩,迷上电脑后无法自控,学习成绩越来越差,选择了服毒自杀逃避的男孩,一个是父母打工后离异家庭的女孩,怀孕后得不到心理帮助与引导跳河自杀。“两个孩子的死,激起了我对少年儿童成长环境的特别忧虑。当时的我萌生一个念头,一定要完成一件事:调查,再难也要调查,写出调查报告,送达国家相关部门,期待它是一个立起来的问号,让各级相关组织,全社会来关注这个问题”,阮梅说,于是,当时的她将笔头投向农村留守儿童,将可以利用的时间,用来从事少年儿童心理问题的调查,以此唤醒大家对未成年人问题的进一步重视与关注。

时至今日,阮梅依旧对一位未曾谋面,网名叫“路过的生命”的16岁学生记忆尤深,正是他促使阮梅完成了《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一书。在2010年仲春时节,这名学生投河自杀。面对一个稚嫩生命的离去,男孩的姨妈在网络上发出悲伤的诘问:“要怎样去爱你,才能唤回你远去的脚步?”阮梅说,人的一生有许多爱逝去可以再来:婚姻、家庭、爱情、友情、事业等,唯有对孩子心理健康的关爱,错过了就错过了。“只是没有想到,走出去的路,会是那么的艰难。”阮梅回想当年,就在她走访调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她工作所在的单位被撤销,爱人所在的棉麻公司也面临改制,同年,女儿考上了大学。“当时,距离我调入县城工作还不到一年时间,没有住房,没有存款,两个人同时失去工作,全家短期内只能靠借款度日。调查到底还做不做?我十分矛盾。”在阮梅看来,文学不应该抛开道德良心的使命,更不应该抛开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承诺。

在接下来的几年,阮梅带着女儿走访精神病院、未成年犯管教所、地震极重灾区与农村留守儿童,写出《世纪之痛——中国农村留守儿童调查》、《汶川记忆——中国少年儿童生命成长启示录》、《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当代未成年人心理危机调查》、《天使有泪》等诸多有影响的作品。

“我们迫切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农村留守儿童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这个问题,绝不仅仅是我们农民工的痛,它迟早会反噬社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阮梅说,当年自己在国家级贫困县邵阳县与分管教育的副县长李军交流时,有“中国留守儿童之父”称谓的李军说,不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就等于在今天埋下了数不清的炸弹,今后,这些数不清的炸弹说不定就会炸响。

“调查过程中,我发现我国未成年人心理危机所在最大的群体,是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得以了解到底层民生之艰,不仅在于底层人群表面的经济贫穷,还在于经济贫穷背景下的那些被父母扔在家乡的儿童内心隐藏的中国式精神危机。”因此,2012年,阮梅选择在湖南理工学院挂职,想利用高校资源和优势,来进行农村留守儿童社会支持干预体系这一研究。

阮梅教育观点:“成人比成才更重要!”

“在我看来,留守儿童问题称得上是‘世纪之痛’。”阮梅儿童文学入选多种选本

初见阮梅,是在杨柳摇曳的三月。穿着一套带有复古民族风味的套装,带着江南女子的婉约,阮梅出现在记者的面前。记者丝毫没有料到,那个利用4年时间,走访农村,接触留守儿童,进入地震灾区的勇敢女作家,是这样一个儒雅的女性。“我曾经当过农民、乡镇秘书、妇联主席、报社副社长等职务,这些接触社会底层的职位,给我的写作提供了些素材。”阮梅说,在自己的生命中,没有什么东西比文字更让自己热爱。在阮梅的写作生涯中,她首先将笔伸向了散文、儿童文学领域。

“如果我是一棵树/我的理想是成为一柄/有魔法的小木梳/当春天花儿醒来的时候/我要让妈妈的根根白发/重现油油的黑亮/如果我是一朵花/我就开成一朵羞羞的白菊罢/在夏天最炎热的季节/畅游在妈妈的水杯/让丝丝清凉滋润妈妈的五脏六腑/如果我是一片布/我就成为一块是蓝色/一块是红色的布/当秋雨来临/蓝色的做成伞的模样/在妈妈的头顶飞翔/红色的成为衣裳/穿在妈妈的身上/如果我只能是一个小小的线团呢/我就串连成妈妈的手套罢/在最寒冷的冬季/让妈妈劳碌了一年的手指/像十个小宝宝躲在里面暖暖的睡觉/”

就是这首名叫《献给母亲的四季歌》的儿童诗,不仅收入了香港小学三年级上册的《学好中国语文系列·同步阅读文集》,还编入了《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名家原创精品典藏·中国纯美儿童文学读本》彩绘版、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小学生朗诵诗歌》选本等9个选本。

记者了解到,近十年来,阮梅在创作纪实文学、随笔的同时,也写一些儿童励志诗歌、散文。其中她写的诗歌《母亲的眼神》《你是花神最勇敢的种子》入选了“冰心奖获奖作家佳作精选·诗歌卷”《我寄给你一粒种子》;散文《船没了,走着去》《勇气》入选《励志故事·影响孩子一生的阅读》;入选中国青少年分级阅读书系(初七八九年级)中国当代哲理散文《带着理想上路》;诗歌《你是花神最勇敢的种子》入选11月出版的中国儿童文学十年选本《〈儿童文学〉领军佳作散文诗歌卷》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在亢奋中成长》入选《中考指南针·名校高考状元题》。另外,还有一些作品入选了《建国以来儿童文学精选本》。

在洞庭湖畔,有这样一位女作家,为了研究农村留守儿童这一课题,她用4年的业余时间,踏遍了四川、湖南、湖北、河南、安徽等多个省份的农村,发放问卷表3万多份,召开座谈会400多次,走访教师2000名,接触儿童3000多人,公职人员400多位,代管家长、专家300多人次,出版了《世纪之痛》和《汶川记忆》,被媒体称为“中国关注农村留守孩子报告文学作家第一人”。她,就是岳阳作家阮梅。

日前,又从香港传来消息,她的儿童文学作品入选香港小学三年级课本。

关注留守儿童:悯人痛之疼

2003年,阮梅在同一所中学听到了两个不好的消息:一个是父母外出打工的男孩,迷上电脑后无法自控,学习成绩越来越差,选择了服毒自杀逃避的男孩,一个是父母打工后离异家庭的女孩,怀孕后得不到心理帮助与引导跳河自杀。“两个孩子的死,激起了我对少年儿童成长环境的特别忧虑。当时的我萌生一个念头,一定要完成一件事:调查,再难也要调查,写出调查报告,送达国家相关部门,期待它是一个立起来的问号,让各级相关组织,全社会来关注这个问题”,阮梅说,于是,当时的她将笔头投向农村留守儿童,将可以利用的时间,用来从事少年儿童心理问题的调查,以此唤醒大家对未成年人问题的进一步重视与关注。

时至今日,阮梅依旧对一位未曾谋面,网名叫“路过的生命”的16岁学生记忆尤深,正是他促使阮梅完成了《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一书。在2010年仲春时节,这名学生投河自杀。面对一个稚嫩生命的离去,男孩的姨妈在网络上发出悲伤的诘问:“要怎样去爱你,才能唤回你远去的脚步?”阮梅说,人的一生有许多爱逝去可以再来:婚姻、家庭、爱情、友情、事业等,唯有对孩子心理健康的关爱,错过了就错过了。“只是没有想到,走出去的路,会是那么的艰难。”阮梅回想当年,就在她走访调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她工作所在的单位被撤销,爱人所在的棉麻公司也面临改制,同年,女儿考上了大学。“当时,距离我调入县城工作还不到一年时间,没有住房,没有存款,两个人同时失去工作,全家短期内只能靠借款度日。调查到底还做不做?我十分矛盾。”在阮梅看来,文学不应该抛开道德良心的使命,更不应该抛开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承诺。

在接下来的几年,阮梅带着女儿走访精神病院、未成年犯管教所、地震极重灾区与农村留守儿童,写出《世纪之痛——中国农村留守儿童调查》、《汶川记忆——中国少年儿童生命成长启示录》、《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当代未成年人心理危机调查》、《天使有泪》等诸多有影响的作品。

“我们迫切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农村留守儿童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这个问题,绝不仅仅是我们农民工的痛,它迟早会反噬社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阮梅说,当年自己在国家级贫困县邵阳县与分管教育的副县长李军交流时,有“中国留守儿童之父”称谓的李军说,不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就等于在今天埋下了数不清的炸弹,今后,这些数不清的炸弹说不定就会炸响。

“调查过程中,我发现我国未成年人心理危机所在最大的群体,是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得以了解到底层民生之艰,不仅在于底层人群表面的经济贫穷,还在于经济贫穷背景下的那些被父母扔在家乡的儿童内心隐藏的中国式精神危机。”因此,2012年,阮梅选择在湖南理工学院挂职,想利用高校资源和优势,来进行农村留守儿童社会支持干预体系这一研究。

阮梅教育观点:“成人比成才更重要!”

“在我看来,留守儿童问题称得上是‘世纪之痛’。”阮梅说,农村留守儿童在文化传递与接受过程中处于的弱势地位,令人忧虑:一是大部分留守儿童的生存环境缺少父母的有效监管与亲情呵护,二是社会公益事业对农村留守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存在漠视现象。“儿童成长的核心是快乐地成长为一个自觉遵守与维护社会秩序的‘人’,所以留守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中家庭环境、社会环境特别重要,成为人的过程不只是通过学校教育能够完成的过程。”阮梅说,目前社会对农村物质文明建设投入较多,但对农村精神文明建设还关注太少,特别是对少年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关注甚少。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留守儿童的这种家庭缺失,很多热心人士参与到了“代管家长”的公益行为当中。“但我觉得,代管家长还停留在给钱给物上,做到让孩子们吃穿不愁容易,但孩子心理的健康、文化的熏陶却不是轻易能够达到的。”阮梅认为,要让孩子感觉幸福与快乐,需要家长和代管家长长期的付出。

为了和青少年更好的交流,阮梅先后为《语文报》(初中版)“花季悄悄话”栏目主持人、《读友》杂志(少年文学半月刊)“读友倾诉”栏目主持人等多家心理关注栏目主持人,以少年儿童喜爱的“月亮姐姐”等身份,直接与青少年交流,或是采取到学校讲座的形式,与学生交流。为了改善家庭教育环境,她为主创作《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当代未成年人心理危机调查》入选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规划,作为我市唯一申报图书,获“湖南省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我期待未来的五年,我曾跨省调查过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中国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中国青少年成长环境问题,能得到国家更理性、更细微、更人性的关注与解答。”阮梅说,未来五年,她相信中国社会各个层面,会站在关注家庭、民族、国家未来的高度,审视当代未成年人成长问题。

“今后写作的主题,我仍然选择以反映社会弱视群体的生存状态,特别是关注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为重点。”说起近五年的打算,阮梅打算创作一部关注未成年人犯罪的作品,一部反映中国留学生在外学习与工作的励志传记作品。从2012年4月起,阮梅将在岳阳市内相关机构启动调查,然后延伸到省内外,最终成果的形式,有可能是以严肃的调查纪实图书呈现,也可能以10多个未成年犯自述的方式结集成儿童阅读的作品出版。“我希望能以我的努力,告诉天下的父母与教育工作者‘成人比成才更重要’。(记者 丁瑜) 说,农村留守儿童在文化传递与接受过程中处于的弱势地位,令人忧虑:一是大部分留守儿童的生存环境缺少父母的有效监管与亲情呵护,二是社会公益事业对农村留守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存在漠视现象。“儿童成长的核心是快乐地成长为一个自觉遵守与维护社会秩序的‘人’,所以留守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中家庭环境、社会环境特别重要,成为人的过程不只是通过学校教育能够完成的过程。”阮梅说,目前社会对农村物质文明建设投入较多,但对农村精神文明建设还关注太少,特别是对少年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关注甚少。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留守儿童的这种家庭缺失,很多热心人士参与到了“代管家长”的公益行为当中。“但我觉得,代管家长还停留在给钱给物上,做到让孩子们吃穿不愁容易,但孩子心理的健康、文化的熏陶却不是轻易能够达到的。”阮梅认为,要让孩子感觉幸福与快乐,需要家长和代管家长长期的付出。

为了和青少年更好的交流,阮梅先后为《语文报》(初中版)“花季悄悄话”栏目主持人、《读友》杂志(少年文学半月刊)“读友倾诉”栏目主持人等多家心理关注栏目主持人,以少年儿童喜爱的“月亮姐姐”等身份,直接与青少年交流,或是采取到学校讲座的形式,与学生交流。为了改善家庭教育环境,她为主创作《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当代未成年人心理危机调查》入选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规划,作为我市唯一申报图书,获“湖南省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我期待未来的五年,我曾跨省调查过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中国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中国青少年成长环境问题,能得到国家更理性、更细微、更人性的关注与解答。”阮梅说,未来五年,她相信中国社会各个层面,会站在关注家庭、民族、国家未来的高度,审视当代未成年人成长问题。

“今后写作的主题,我仍然选择以反映社会弱视群体的生存状态,特别是关注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为重点。”说起近五年的打算,阮梅打算创作一部关注未成年人犯罪的作品,一部反映中国留学生在外学习与工作的励志传记作品。从2012年4月起,阮梅将在岳阳市内相关机构启动调查,然后延伸到省内外,最终成果的形式,有可能是以严肃的调查纪实图书呈现,也可能以10多个未成年犯自述的方式结集成儿童阅读的作品出版。“我希望能以我的努力,告诉天下的父母与教育工作者‘成人比成才更重要’。(记者 丁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