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解读

2020年,中国医疗生态圈正迎来5大变化

来源:市医疗保障局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0 浏览次数:1

中国的医疗生态圈不是一天形成的,与数十年来的政治、经济等诸多因素有关,随着新时代的到来,国家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中国医疗生态圈也正在迎来诸多巨变,下面我们一起来盘点下:

一、国家医保局组建,全面推进医保制度改革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中国医保管理部门的权限和管理水平都不太令人满意,医保基金面临穿底风险,甚至连医保基金管理权都长期不能够集中到一个部门。这一切都随着国家医保局的成立迎来改变:三保管理权合一,医保局被赋予集中管理药品和医疗服务的价格管理和采购职能,以及指定医疗机构的支付和成本管理职能。



在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财政已经不太可能大包大揽为医保兜底,医保局的成立使得原本公立医院强势、医保部门弱势的生态有所改。虽然医保和大型公立医院的博弈还将继续上演,但与此前相比,双方在共同推进三医联动上正在达成越来越多的协调一致,医保在对医院的经营及诊疗行为进行更加科学、全面的引导和规范的同时,也在不断完善自身的制度和体系建设,全面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

二、药械企业的“戏份”将被大幅度删减

新医改由3部分组成: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药流通体制改革和医疗保障制度改革。其中,公立医院改革被公认为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中的重点和难点,主题是遏制“创收”。

在新医改以前,对公立医院的财政补贴减少,由行政定价的医疗服务价格又远低于医生的人力资本价值,因此“以药养医”成为常态,医生形象异化为“药品销售者”,大处方和过度用药成为普遍现象。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以药养医”。

但在“以药养医”的旧医疗生态下,药企几乎成为了医疗圈的主角,不但负责研发生产药品,还要经营维持整个药品灰色利益链条,公关招标部门、医院院长、药剂科长、科主任、医生……几乎整个皮影戏的舞台上,都是其牵来扯去的木偶。

针对这种情况,新医改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取消“以药养医”。首先就是取消药品加成,改变医院和医生从药品处方中获得收益的习惯,其次就是通过药品集中采购制度改革,挤压不合理的虚高药价。

医疗器械领域的改革也是如此,尤其国家医保局近期开展的国家组织高值耗材集中采购试点,更是对长久以来高定价、高回扣的高值耗材生态圈带来了巨大冲击。未来随着集中采购制度、医保支付方式、医疗服务价格等改革“组合拳”不断上演,用于药械企业腾挪的空间将越来越小,原本幕后主角的戏份将被大幅度删减,数百万医药代表及药械经销商也将面临转型。



三、医生与医院的关系将迎来巨变:

医生“铁饭碗”或将面临改变

长期以来,医生受雇于医院成为了常态,甚至大多是有编制的单位人,事实上医生作为社会人可以说是国际惯例,成为自由执业者,与医疗机构成为合作关系。

随着国家一系列促进社会办医和解放医生政策的出炉,医生去编制化、医生的社会化管理的趋势已经出现。虽然大多数医生依然有对体制的迷恋和对市场的怀疑,但公立医院改革已经在一步步向前推行。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改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试点的通知》,在北京医院等全国148家医院里,开展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试点,全面推行聘用制,实行合同管理。

随即,各省市也纷纷下发文件开始大面积试点。3月20日,陕西省卫健委的文件指出,利用一年时间在陕西省人民医院等53家医院建立省级试点;同月,河北省卫健委《2019年全省卫生健康工作要点》指出,将试点范围扩大到200家公立医院;福建省确立了39个省级试点医院……

四、严管+良币驱劣币:

莆式办医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作为我国医疗体系中的重要补充部分,民营医疗机构大规模的发展,是从2001年9月中国开始逐步开放医疗市场开始。到了今年上半年,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20年6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显示,全国医院数量达到3.5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2万个,民营医院2.3万个,民营医院的数量已经远超过公立医院。

不过长期以来,在公立医疗垄断态势下,再加上管理部门的监管缺失,中国民营医疗可谓声名狼藉,莆式办医横行江湖。

据观察,随着医生群体正在成为第二次办医潮的主角,大批良币正在进入市场驱逐劣币,卫生主管部门也正在恢复严管职能。9月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自2020年8月起,组织开展为期3年的民营医院管理年活动,以规范民营医院执业行为。

在双方夹击下,传统莆式办医步履维艰,关门的关门,卖掉的卖掉,转型的转型,莆式办医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中国民营医疗的声誉恢复已经在路上。



五、分级诊疗时代:基层医疗将迎来巨变!

长期以来,基层医疗几乎被大医院虹吸殆尽,不少乡镇卫生院医疗功能严重退化,搞搞公卫,县医院也严重匮乏优质医生资源,医疗水平低下,患者和优质医生资源涌向大城市大医院。

在分级诊疗改革的大趋势下,一方面国家正在大力建设县医院,并恢复乡镇卫生院的激励机制和医疗功能,一方面大幅开放医生办诊所,允许医生到基层医疗机构多点执业。

政府+市场两条腿走路,基层医疗机构及医生迎来了非常好的发展机遇,基层“撑起医疗服务半边天”将不再仅仅是国际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