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牛”耕热土 “积谷”步康庄——石牛寨镇积谷村跨世纪扶贫掠影

来源:岳阳市档案馆2021-01-20 11:40
浏览量:1|| | ||

 

湘北有谚云:“幕阜山,高万丈,还在黄龙山的肚皮上。”石牛寨镇积谷村,就位于巍巍黄龙山腰,近对石牛,遥望洞庭。传说山中有洞,洞中有仙,打扫石坑,坑内谷物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积谷村由此得名。

“积谷防饥”,是中国人千百年来的夙愿。但在积谷村,过去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黄龙山“一脚踏三省”,积谷村距平江县城200多华里,平均海拔超过600米。村支书邓满昌自我解嘲:“积谷的特点就是高、寒、远、偏、贫,五子登科!”

迈进新时代,“积谷”岂能只为防饥?于是,一场脱贫致富的攻坚战激烈打响。

 跨世纪的扶贫接力

深山藏古寺,黄龙育英才。开国中将甘渭汉就出生在这里。

回忆起叔公,甘纯良说:“他从未给我们寄过什么东西,但一直心挂家乡。”上世纪七十年代,甘渭汉回到积谷住了一晚。在通过村里小木桥时,桥却因年久失修断了。这位冲锋陷阵的将军双眉拧到了一起:解放20多年了,家乡竟是山河依旧!回京后,将军掏钱购买了一批布料托人送来,救济家乡贫苦人家。

1985年,甘渭汉途经平江,因身体原因没有回村,而是将亲友干部叫过去,商量如何修好道路。可回京不久,将军不幸因病去世,修路的事也搁置了下来。

行路不再难,这是将军的心愿,更是村民的呼声。1996年底,时任团市委副书记的汪涛来到积谷村联点帮扶。沿着那条小道走了无数遍,汪涛决定“要致富、先修路”。于是,查地形,做预算,搞勘测,争资金,汪涛和村干部滚到工程里。没有推土机,只能人工挖;遇到石体,先点炸药,山体坍塌危险常伴身边。但大家二话不说、一拥而上。愚公移山,寒暑易节。1999年夏天工程完工,村路贯通,虽未硬化,但出入方便。时至今日,汪涛仍记得那天村民的欢呼雀跃。

也许真是缘分,20年后又重来。2015年底,汪涛由华容调任平江县委书记,他首先想到了积谷村。让像积谷这样的贫困村尽快脱贫,党政责无旁贷,汪涛深感肩上担子沉甸甸的。为加大帮扶力度,县委决定由县长黄伟雄联点帮扶,政府办干部唐直国带队,进驻积谷村。

黄伟雄第一次爬上积谷村胡了安家,在“前抵山,后抵磡,杉皮土砖风乱钻”的危房前,心情十分沉重,当即表态:一定要让大家住上安全的房子!左右调研,上下协调,一年后,1个投资500多万元的移民点建成,11户无房户、危房户喜迁新居。这天,80多岁的胡了安禁不住流下眼泪,但这是幸福的泪水。随着集中安置、分散安置、易地搬迁多管齐下,44户终于圆了“住有所居”的梦想。

2017年,岳阳市直单位60支帮扶工作队进驻平江贫困村。积谷村也迎来市档案馆、农行岳阳支行帮扶。交通道路随着扶贫思路一起夯实、拓展。2018年春节前,通村道路全部硬化,水泥路通到村民门口,全村大伙过了一个欢喜年。

 跨区域的帮扶联手

“积谷村驻点帮扶,那是三级联手、三路联盟!”罗弘毅风趣地说。市里是市档案馆、市农行,加上后来市邮政管理局“三国志”,县里先后是书记、县长“双联盟”,镇上则是党委书记翁方平联点“亲挂帅”。

不仅如此,驻村工作队也是“城乡结合”:档案馆的杨清晖是岳阳市里人,市农行的罗弘毅曾担任过平江县农行行长,市邮政管理局的吴国安老家就在石牛寨不远的长寿镇。如今,三名队员开口闭口都是“我们积谷村”,成了地地道道的积谷人。

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这是三家后盾单位的一致承诺;有忙就帮,有难就解,则是三名驻村队员的不懈追求。

“真的感谢帮扶干部,没有他们我孙子的手就废了!”想起往事,魏千南感激之时仍心有余悸。前年6月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的小孙子从楼上摔下来,臂骨折断,一家人无计可施,只好求助驻村干部。“快,我们马上去浏阳社港医院。”队长杨清晖一把抱过孩子,和罗弘毅冲入雨中。山路十八弯,风雨弥漫天,白天开车都要小心翼翼。罗弘毅全神贯注开车,杨清晖则不停安慰孩子,协助观察路况。遇到窄路会车,杨清晖索性跑到雨中,请求司机让道。凌晨3点终于到达社港骨科医院,把孩子送进病房,两人浑身湿透,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此后,他们又4次送孩子去浏阳治疗,罗弘毅在路上总是一瘸一拐的,因在一次入户走访中脚摔成重伤,手术完刚能下床,他就拄着拐杖回到村里。

“杨队长不像干部,更像我们这的农民。”村民经常这样打趣他。不仅杨清晖如此,罗弘毅、吴国安也晒得黝黑,与积谷村的丹霞岩石融为一体。

 跨代际的致富希望

“积谷积金须积学;耕田耕地重耕心。”这是市档案馆长余友安送给积谷村的对联,市农行行长司马新义是书法家,正准备书写出来勉励积谷学子。

孩子才是积谷的希望。阻断代际贫困传递,根本还在发展教育,培育人才。于是,扶学与扶智就摆上帮扶重中之重位置。

干净整洁的小学,孕育着积谷的未来。“大山虽然阻挡了孩子们看世界的脚步,但要让他们心在路上。”每年,后盾单位都要开展助学活动,去年捐献建起了学校图书室,今年已为贫困孩子捐赠了一批“温暖包”。饶楚金老人专门感谢杨队长,说他们两个孙子过去不爱说话,现在喜欢读书,心情好多了,他们父母外出务工也放心了。

不让一个适龄儿童辍学,这是帮扶的硬性任务。通过教育扶贫、希望工程、爱心捐赠等助学方式,共同托起孩子的明天。沈发明家有3个孩子念大学,压力山大,只能边工边读,扶贫队通过调查核实,将他家列为贫困户,并享受助学金3万元,以解他家燃眉之急。在各界联手帮扶下,2000年以来,积谷小山村走出了15名大学生。

牛耕热土,积谷满仓。对望石牛的积谷村,在脱贫致富中下牛劲,牵牛鼻,执牛耳,一路汗水一路歌。2018年,积谷村整村脱贫,实现了千年夙愿。踏着宽敞平整的村路,莘莘学子挣脱山的束缚,走出家门,走出大山,走向无比广阔的天地。